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nic22.com

最近﹐我莫名其妙地喜歡上了黑色﹐那吸收了所有光線的黑色。我總是盼望那短暫的黑夜的到來﹐好讓自己在黑暗之中找尋我那失神的目光

我家沒有安照明燈具。床前散亂的各種各樣的啤酒罐﹐飲料罐﹐我總愛在睡覺之前伸出左腳撥弄它們﹐並在丁當丁當聲中孤寂地睡去。床單和被子潮潮的黏滋滋的感覺﹐但我還是願意被它們緊緊地包裹的﹐她也是。她愛邊喝飲料或啤酒邊赤身裸體地在房間里狂奔亂跳﹐伴隨的霹雳般的音樂﹐所以樓上樓下房前屋后的鄰居都耐不住而相繼搬走了。

我們的房子便在孤淋淋地在黑暗中閃爍振蕩。她還喜歡在飲料罐里撒尿﹐她現在甚至可以站的將尿一滴不漏地注進放在地上的空罐的小小的口里﹐然后拔下一根屄毛扔進去﹐說讓一個少女的夢飄搖在大海上。我聽不懂。

盡管如此﹐她自始至終拒絕同我做愛﹐她說女人與男人交構后會逐漸失去對對方的興趣和追求﹐使生活變得枯燥無味。

但她非常樂意爲我口交。她將我射出的濃濃的白色的液體塗得全身都是后在床上打滾﹐然后往往會到冰箱里去取一根黃瓜(我的冰箱里一年四季都放有黃瓜﹐自從她來了以后)﹐跑到我跟前﹐握住我那有氣無力的屌﹐擠出一滴殘留在里面的液體塗在黃瓜上﹐又嗅又吻又舔地折騰半天以后﹐或站或坐或躺地將黃瓜塞入已淫水浸透的屄中進進出出來來回回地插弄﹐並發出一種猶如要被掐死的愉悅的快感的聲音﹐經常會讓我汗毛林立﹐但卻有一種異樣的快感刺激的我。

所有這一切她都不需要我的幫忙﹐她說在性交上他和我是劃清界限的﹐她愛幻想﹐每一根新鮮的黃瓜代表一個男人﹐每次手淫時都可以想象與一個新鮮的男人做愛﹐每次都會有一種新的感覺。

要是與你交構的話﹐我肯定也會在跟你交構的時候想像與別人做愛﹐所以會有負罪感。

她還說她在精神上只愛我一個人﹐但不願意同我一個人做愛。在性交上男人總是喜歡獨占女人﹐同時女人也想獨占男人﹐所以會引來許許多多的說不清理不完的煩惱。所以她認爲手淫可以解決以上一切問題。

作爲一個女人﹐在性上讓男人滿足是女人的義務﹐所以我真心實意地替你口交﹐讓你最大程度的滿足於我的技巧。男人在這個問題上只著重於最后一刹那的回憶﹐至於插在屄里跟插在嘴里或插在屁股里其實沒有什麼區別﹐而且大多數人是希望女人替他口交的。

我也逐漸地習慣於她那離奇怪誕的言論及行動了﹐靜靜地坐在馬桶上欣賞她手淫的瘋狂。在她相當興奮時大抵會屄中夾的黃瓜跪的爬到我面前﹐褪下我的亵褲﹐掏出陰莖津津有味有味地吸吮﹐並且兩眼不時淚眼迷離地望的我。

這時我唯一能夠做的事是揪住她的頭發﹐將她的頭摁下去又提起來﹐讓我的陰莖在她的嘴里進進出出(由於她的手離不開黃瓜﹐所以這是她唯一要我做的事)。

她說她喜歡這樣的感覺﹐感覺我的陰莖在她的嘴里由柔軟的冰泣淋變成又粗又硬的冰糕塞滿她的嘴巴﹐她喜歡那種被窒息的感覺。

最后﹐當我使勁摁住她的頭在她的嘴里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時﹐她也亢奮到了極點。當我幫她拔出塞在屄里的黃瓜﹐一股白汪汪的淫水會順著她的大腿汩汩流下。

完事后﹐她會把黃瓜咬去一個頭﹐用保鮮膜包起來﹐寫上日期及時間有時還注上想像男人的姓名﹐然后整整齊齊地放在冰箱的冷凍室里﹐爲此我家雖小冰箱卻有三個。

其實﹐我是一個性格比較孤癖的人﹐不愛主動與女孩交往﹐所以在認識她之前沒有碰過女人一個手指。

認識她是出於一個極其偶然的機會。

半年前﹐我獨自一人漫無目的地想到外面去旅行﹐結果在車站門口才臨時決定坐當天晚上8點的車去鹿兒島。在雙人臥鋪車廂里見到了她。

說老實話﹐她給我的第一印象比較美好﹐一個相當清純的少女形象﹐給我一個清新的感覺。她上半身著一件米黃色的小批肩﹐里面是薄如蟬翼的黑色的內衣﹐透過內衣可以清晰地看到黑色的鏽的花邊的胸罩。

她的胸部看上去並不算很高﹐但中間的那條乳溝分明地躍進了我的眼簾下身是一條藍白相間的豎條短裙﹐其長度可能拉撐了剛好坐下來能遮掩里面的內褲。

她非常友好地跟我打招呼﹐並自我介紹說她叫朋子﹐是某大學的三年級學生﹐趁是暑假期間想到鹿兒島去輕松一下。當她聽說我也去鹿兒畄時﹐興奮地問我能否與她搭伴同行。

我一點兒也不討厭眼前的那位漂亮的女大學生﹐所以幾乎沒經過考慮便答應了。她顯得興致勃勃﹐問這問那﹐談天說地地與我聊將起來。在此后的5個鍾頭里我們似乎談得挺投機﹐感覺時間過得挺快。我的注意力大多數集中在她那短裙里面了。

她的動作不象外貌那麽文雅安靜﹐內褲經常自然不自然地從短裙下漏出來﹕那是一條黑色的鑲的花邊的看來薄型的內褲﹐而那黑色里面給我充分自由的想像。后來我有點心猿意馬神不守舍了﹐也許是她的單純﹐她沒有看破我那遊離的不懷好意的眼神﹐繼續說的她那位戴的小眼鏡的法語老師的逸事。

多年的郁積使我終於忍不住在熄燈后在被子里偷偷地打起手槍來。我閉的眼睛對對面那個女孩的酥胸以及黑色亵褲展開了豐富的想像。我將短褲褪至膝下﹐用手握住雀兒上下套弄起來﹐一陣陣麻癢爬滿了全身。

忽然﹐我感到被子被人掀開了﹐一驚之下卻看到她笑嘻嘻地向的我﹐她大膽地用手在我那受驚后軟卻的雀兒上捏了一下﹐說你這是在手淫吧﹐男人手淫姿勢是這樣的﹐要是你願意﹐我很樂意幫助你﹐從昨天開始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我被突入其來的變故焖住了﹐混然不知道天南海北﹐支的上半身﹐沒有動也沒有說話。

她一手撫的雀蛋一手握住雀兒﹐俯下臉去把軟塌蹋掉雀兒含在嘴里﹐舌頭在馬眼上一挑一撓﹐說實在話我自從長了毛有了沖動后﹐從來都是靠自己打手槍解決的﹐尚且認爲打手槍是世上第一樂趣。

眼前的女孩給我帶來的快感與刺激卻超過了打手槍的千萬倍。不禁胯下有迅速地膨脹起來﹐腦子變得空白。頃刻我便大叫了一聲要射了﹐話音未落﹐腰部一酸﹐屁股一緊﹐大量的精液激射而出﹐顯然她沒有想到我會在不到一分鍾之內射出﹐所以她的嘴毫無準備地接受一部分的精液﹐另外的那些則噴得她滿臉開花。

我望的她眼睛上﹐鼻子上﹐嘴角邊流淌的我那稠稠的白色的精液﹐覺得有些內疚。連聲說對不起﹐並找出面巾紙遞於她擦。但她顯得很冷靜﹐用面巾紙擦去挂在眼睫毛的欲流欲滴的白色液體以后﹐說你也太快了一點了吧﹐我看人家錄像上吸了一個來鍾頭方才出來﹐你才幾秒啊。

不過﹐精液的味道不難吃。她伸出舌頭作了個鬼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nic22.com